我国三代核电AP1000自主化依托工程——山东海阳核电一期项目保险协议,8日在济南正式签署,保险额度高达220亿元。
  这份名为《山东海阳核电一期工程保险协议》的文件,是由山东核电有限公司与人保财险、平安财险、太平洋财险、大地财险、阳光财险、太平保险、永诚财险、民安保险等8家保险共同签署的。其中,人保财险为首席承保人,承保份额为40%,其余7家保险公司为共同承保人。8家保险公司将为山东海阳核电一期工程提供建筑安装工程一切险及第三者责任险保险保障。

12月26日,人保财险山东省分公司与山东核电有限公司在济南举行签约仪式,共同签署山东海阳核电二期工程项目保险协议。

  作者:宁方朋

根据保险协议,山东人保财险将领衔七家保险公司组成担保共保体,为山东海阳核电二期工程保险项目提供建筑安装工程一切险及第三者责任险保险保障,其中山东人保财险作为首席承保人,承保份额为42%。

  据可靠消息来源,中国广东核电集团(下称“中广核”)将在11月下旬正式与7家财险公司签署一份保额高达千亿元人民币的保单,为其“6+X”核电新项目主体工程建设取得保险保障和服务。

山东海阳核电项目主体工程位于山东烟台海阳市,由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控股建设,是国家第三代核电技术依托项目之一,规划建设六台AP1000百万级压水堆核电机组,其中二期工程预计投资380亿元,建设规模为1250MWe的两台核电机组,2#机组计划于2018年投入商业运营。海阳核电项目的建设对保障地方能源需求安全,拉动山东核电装备制造业升级具有重要意义。

  业内人士称,此项目保额创国内纪录,其安排方式拒绝了以往的超赔临分模式,为核电项目工程保险树立了新样板;同时,也将这一领域的激烈竞争暴露无疑。

(财金记者 薛志涛 通讯员 尚斌)

  分食变数竞合格局加剧

  10月15日,太平洋保险集团证实,经过两个多月的招投标,中广核“6+X”核电新项目主体工程建安工程险分排结果全部揭晓,人保财险、太平洋财险、平安财险、大地财险等7家国内保险公司参与共保。相对于8月份中广核通过询价而宣布入围的承保安排,最终结果产生了结构性变化。

  所谓“6+X”,是指中广核目前已开工以及未来几年内即将建设的一系列百万千瓦核电站。巨额保单即为这一揽子工程建设提供保险保障和服务。

  据平安财险公司的人士称,其中每个核电站的两台机组的建工险平均保额约150亿元人民币,货运险保额为90亿元人民币,项目最终保额将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

  据此项目的保险顾问——韦莱保险经纪有限公司称,“6”所包括的辽宁红沿河核电站主体工程,早已于8月18日正式开工。作为中广核新项目中的第一个开工工程,红沿河核电站投保金额达300亿元人民币,8月9日由中广核工程公司、韦莱经纪以及7家保险公司在大连联合签署。

  其实早在5月份,中广核工程已开始招标。根据早期询价入围结果,中国平安在8月份宣布,平安产险将与人保财险轮流担任首席承保人。知情人士称,其首席与次席份额均在20%-30%之间;太平洋保险、永诚保险、华泰保险、大地保险和太平保险也进入承保团队,平均分享1%-12%的份额。

  平安8月份曾表示,“6+X”新项目将“震撼整个保险业”。不过,10月中旬揭晓的中标结果有些出乎业界预料,以往一、两家实力财险公司独享大头的局面被打破,首席承保人和共同承保人之间的承保份额差距并不大,7家公司利益均沾。一位工程保险顾问人士评论说,鉴于类似领域保单保额的巨大以及参与主体增加,财险公司“竞合”格局明显加剧。

  拒超赔临分模式定游戏新规

  分保结构的变数,源于中广核联合其保险顾问韦莱保险经纪有限公司定下的游戏新规。

  韦莱称,在此项目中,他们为业务方提供了 “最具

竞争力的风险及保险管理方案”,最终基于国内保险公司的自身消化能力签订大单。

  由招标方意志主导的保险安排方案,据称依据保监会对大型风险项目招投标的要求,对恶意低价行为进行了控制,各家保险公司对主体工程险的报价均根据其自身承保能力做出,不包含任何其他临分与共保支持。

  资深业内人士解释,此次拒绝超赔临分模式,对招标方与保险公司来说,都有防范风险的着重考虑。

  超赔临分模式是指直保公司就业主项目向海外再保方购买一个高免赔额度的超赔合约,高免赔对外方有利,则获得低报价。而此再保合约与直保公司同业主签署合同中的实际免赔额度差的风险由直保公司承担。

  近年来,国内参与大型工程建设险的竞争主体增多,低免赔、低直保费用的报价成为无奈选择。而国内直保公司所赖以合作的国际再保方,由于国际形势和近年自然灾害的频发,其报价居高不下。但国内公司通过超配临分模式,仍然争取拿到较低的国际再保价,以提高竞争力。

  与此同时,底层保单则在国内直保公司的激烈竞争下,往往以较低价格成交。这无疑将大大增加保险公司的经营风险,而且也威胁到业主如果面临巨额灾害事故时所获赔偿的可能性。

  而就业主来说,与将要支出的较多保费相比,这种结果更可怕。

  超配临分模式被拒绝,亦是中广核对效率的要求使然。

  近几年国际再保人减少了按合约合同对国内保险公司的宽松再保支持,国内保险公司不得不将类似项目逐单进行分保。接受保险公司的临分模式,意味着将在逐单谈判过程中,消耗过多的时间与沟通成本。

  中广核公司显然不乐意等待。基于自身能力消化这一千亿巨额保单,使其大部分以直保形式留在国内,沟通便利自然为业主所乐见。

  事实上,中广核此次招标规则,与保监会截至今年2月份发布三批《财产险危险单位划分方法指引》一脉相承,其目的在于限制愈演愈烈的不规范保险竞争。

  在今年8月底平安产险举办的第七届核电保险论坛上,有共识认为,核电保险动辄数十亿美元的大单,使中国内地众多保险公司无法独享,因而国际再保巨头的分入报价成为重要参照,而技术模式则向超赔分保演进——显然,中广核千亿保单的事实与此颇有出入。

相关文章